發佈日期: 發佈留言

【即時短評】促轉多年 民進黨還在自己人裡面找敵人?

民進黨立委黃國書遭新潮流除名,今天坦承曾在野百合學運時期擔任情治單位線民。對於這段過往,黃以退黨、退出立院黨團及不再連任立委「三退」表達愧歉;而當自己人也成轉型正義對象,民進黨終可體會「促轉」的兩難?

相對於新潮流的「開除」及部分野百合世代的「追殺」,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「不忍也不需要三退」,要黃「抬頭挺胸留下來」;英系立委也為黃緩頰,並引用蔡總統曾說「只有集體面對真相、集體修復創傷,台灣社會才能夠告別悲情,走向共同的未來」。足見,往事縱使難容,也有人選擇原諒,而這正是轉型正義典型的兩難。

威權時代確實存在甚多白色恐怖事例,及至今日,已無須、也不應掩飾;而隨著諸多檔案公開,真相也逐漸攤在國人面前。只是,所謂「還原真相」,應否無限上綱,連促轉會也尚有保留,因為,即使公開檔案,如何「核實」有其難度,稍一不慎,就可能落入獵巫或洗白的情境。

事實上,民進黨2016年重新執政後力推「促轉」,蔡英文總統就被爆曾說過「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?」這除了說明轉型正義不是「非黑即白」絕對二分,也可印證民進黨面對轉型正義的首鼠兩端。

當轉型正義遇到自己人,民進黨總算可以直面轉型正義的難處。但黃國書有認錯的勇氣,民進黨卻無原諒的器度,甚至再度「內部問題外部化」,又把國民黨拉出來救援,形塑黃也是被害人,國民黨才是加害者。

作為威權時期的執政黨,國民黨固然難甩歷史包袱,但已付出代價,成為在野黨;反觀,兩度執政、且早已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,猶狂打過去式的監控密報,卻無視進行式的民選獨裁。促轉多年,還在「自己人裡面找敵人」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